中国工程院院士:我这里博士生的待遇,不如能干的工人高!

2021-03-22

“我这里干得好的工人,比博士生待遇高”  这句话出自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正寰之口,在接受新京报我们视频采访时,他强调到:“博士生一定要做实验,怎么能够把事情做好做成比获得学历更重要”。这也进一步引发我们思考:自己就读的专业,是否能够在以后学以致用?


胡正寰院士,同时也是北京科技大学教授,从事轴类零件轧制成型的研究与应用60余年,是这一领域的主要开创人。这位86岁的院士,依旧每天在实验室和车间工作,他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当成毕生追求,非常尊崇匠人精神。


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



采访中胡正寰院士表示:“很强调现在的学生,不能光在计算机上算,一定要做实验。现在人都是要念大学,都是要学历,要不要,当然也要,但是怎么能够把这个事做好做成,我觉得现在特别需要。我这地方如何能成功,当时就有个工人,他就能做,这个能做那个也能做,在我这干活的工人,能干的,比博士生的待遇要高”。



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


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


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

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


他也提出:要警惕唯学历唯论文论,须以工匠精神推动科研转化为生产力。“把科研转化为生产力是我毕生的追求,这其中可能会让我在生活中别的事情上享受少一点,但我也很满足成功时的喜悦”。


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图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




如今,毕业的硕博士人群中,不乏充斥着对一些专业难就业的怨怼,也有不少同学在研究生就读期间,就伴有慢于同龄人就业的焦虑情绪,潜意识认为多读几年书没什么用,别人积攒了工作经历比自己的文凭更具竞争力。



就读本专业,你做到学以致用了吗?


就有人曾在硕博生就业问题上发出调侃,“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”这句话在这个语境下指出,学生物的就业于各行各业都有迹可循,专业不对口早就不是件罕见的事情了。不仅学生物的如此,跨专业就业如今也成为了一种常见的现象。


搞导弹的博士帮小企业做新制造、蔬菜学研究生在做金融、车辆管理专业的学生自学成了程序员......这样的例子在就业市场中比比皆是,完全不局限于一些就业范围小的专业,而是多数研究生在就业时迫于无奈,出现了摒弃本专业知识这样的“叛变”行为。



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



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



导弹学博士毕业,如今在阿里做高级运营专家 图源:小时视频采访
导弹学博士毕业,如今在阿里做高级运营专家 图源:小时视频采访



这不禁让人发问:如果学术成绩一般,无法进入待遇较好的高校,不跨专业就业还能怎么办?


想要延续专业学有所得,除了高校任教以外,其实还有其他路径。硕博士毕业,还可以做SCI期刊学术编辑,一般不限制专业,主要强调应具备较强中英文阅读、写作能力(英语六级或以上),待遇也比一般的高校好,例如:由中国工程院与浙江大学共同主办的学术期刊《信息与电子工程前沿(英文)》,曾招聘编辑,开出12~20万/年的条件(如有SCI期刊工作经验,副高以上职称,可20万以上)。


再者,一些专业对口的企业也需要学者发挥一技之长,比如有关生物科技领域的企业,存在项目研发、申报等一系列工作,这都是专业知识转化为生产力主要途径。即使身处企业,依旧可以让自己的专业知识学以致用。




被人调侃的生化环材,也有“用武之地”


回到跨专业就业的焦点问题,为何“生化环材”被人称为四大天坑专业?这四大专业将来面向的岗位,可能会面临学科竞争激烈、相对其他专业就读耗时长、工作环境一般、待遇低等问题。未来的职业发展道路上,相较于IT、金融等热门专业的毕业生,缺乏短平快的发展机会和空间。



毕业后的收入走势图
毕业后的收入走势图



类似“生化环材”这类专业的学生,除了难就业以外,存在一部分学生本身就不倾向于选择科研这条路。


Nature自然科研曾报道过,一位化学专业的在读博士生表示:“无意追求学术事业,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肯定不在少数。我参加的博士项目共有81名学生,其中只有40%计划将来走学术路线。2017年开展的一项更全面的研究共调查了全球5700名理科博士生,75%的受访者希望毕业后能够在学术界工作,但这些人中仍有相当一部分表示学术工作并非他们的唯一选择”。


综合上述情况,这类人群在面临就业的种种限制条件下,该如何达到学有所用呢?


早前,一位被称为江南大学精细化工专业在读研究生曹米娅,她凭借“坐拥30多万粉丝,一天带货300万”的美妆博主身份而被大众所知。


工科研究生直播带货何以备受关注呢?每次直播前,她都会准备充分的文献资料,凭借“写化学方程式、科普专业名词、做实验”等方式科普化妆品成分,期间收获了32万的粉丝,其中不乏有化学老师、整形医生、外科医生等。



曹米娅
曹米娅


不过,此后曹米娅本人佐证,网上对自己的描述存在误传情况,“我本科读的是英语师范,后来接触直播之后,目前是江南大学的一名旁听生,正在准备精细化工专业的考研,但不管能不能考上,化工方面的专业知识都是要学的”。


即便她研究生的身份是误传,但积极主动的学习态度确实货真价实的,而且身为文科生,她还选择了学习较为晦涩难懂的化工专业知识来提升自己。这样看来,一些在我们眼中难以就业的专业,却成为了她的“实用主义”,同样收获了可观的待遇,她本人表示,当主播的收入是之前当老师的50倍,也算真正做到了自我选择就读专业的学以所用。


最后,沿用胡正寰院士的话“科技转化为生产力”,这不正是对我们所学专业的学有所用吗?完成本硕博阶段的学业任务,我们至少也需要近8年的时光,如何最大限度将所学知识的效用发挥出来,这才是我们择业时最值得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


上一篇:无
下一篇:无